欢迎光临软文网站为您提供软文宣传以及软文代写服务。

如何能把企业家采访写得不像软文?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02      浏览量:0
同样靠写字维生举手,嘿,我喜欢这个问

同样靠写字维生举手,嘿,我喜欢这个问题 :)

写采访报导也写广告文案,私以为采访报导和软文最大区隔是笔者的「姿态」:把自己端到和受访者同一高度,分析其决策、体会其心境,从时间长河中凝视他的动与静、变与不变,站在可以感受到热度的地方,却又维持适当的客观距离,所谓传统新闻学中的「不卑不亢,不趋不离」也。(老派分子捻须微笑)

我欣赏的报导文章,通常是带着些许怀疑的态度写就的。不尽信其言,维持自身端正的立场,才能避免有闻必录,也最可能达到一气呵成酣畅淋漓的境界,有些记者下笔时对事情已经有些许定见了,他非但不对受访者的想法照单全收,字里行间,你甚至读的出他当场反诘的痕迹。可只要思维严谨,有理有据,反而更可能成为一篇读完有所获得、跌宕多姿的好文章。

如果是企业人物专访,稍微想了几个可以具体的操作方法:

首先,如果是已经接受其他媒体报导过的人物,事前准备功课请一定要做足,除了个人家庭背景、学经历,该行业现况、前景、相关数据,从横向与纵向分别试图了解这个人。理解越深刻,越可能在现场提问时有精彩深刻的交锋,变相决定了文章的深度。

其次,找几个该行业内的朋友聊聊这个人,不拘形式,随意谈就好。业内小辈站在他的视角,有时冷不防爆出一句话,也可能成为猫咪的毛线头,拉出长长一串值得追索的故事。

第三,可能采访到竞争者对他的观察吗?如果比较困难,试着问问他对竞争者的看法,做反面参照。

然后,问些「实在」的问题。多问细节、事实,少打高空炮。思维和策略不是不能问、不能写,而是要问要写就写到底, 在采访对象较为单一的报导中,有闻必录是大忌。 他有这样的经历,是真的吗?论述中有没有不合理的地方?他这样想事情,和他的成长背景、过往经历,或是哪些性格有关系?他在这时候做了这样的决策,为什么?旁人怎么看?该策略之所以成功,是事在人为,还是时势所趋?

说真的,在这个只要成名几乎就等着媒体帮忙抬轿的时代,除了如港台苹果报系之流的爆料文,或是以黑名流而攫取人气和买气的媒体,我们写所谓「企业成功人士专访」所能做的,通常最多是避免擦脂涂粉...... 呸,痴人说梦,免得了吗?应该说,尽量少抹浓妆,多画裸妆,若有幸偶然间和一澄澈优雅的灵魂错肩,企求在短暂却又浩瀚的生命历程里绘制一两张脂粉未施的素颜,于愿足矣。若天时地利人和,这张素颜画不但鼻梁挺正、而且嘴不歪斜,眼神中还能透出飞扬神采,就已经是很高的境界了。

然而,几乎注定为脸庞绘彩,就一定写不出好文章吗?那可未必。集众志才能成大势,而英雄往往是在此势头上,因为能力机运出采而一步步爬上大浪顶端的那个人。他的机运是模样、他的才气是模样,他的攀爬姿态是模样,白浪滔滔的大时代,也自有模样。描绘的素材如此多元广泛,可近可远,可微观可巨观,只要拿捏平衡,就算稍有文饰(以我的标准,现在财经杂志笔触很难完全避免无文饰),那又如何?透过淡妆下的瞳孔,能令人窥见大千世界,已是不可多得的好文章。

最后,可能也是最根本、最必要的:永远多识人、多阅读、多思考、多体验。因阅历渐增而渐次凝聚的智慧是记者最重要的底气,亲眼见证过无数回前辈以ABC等级的问题开场和大老板侃侃而谈,羽扇纶巾笑谈自若,反观弱弱的答主明明在家里做足功课,伏案上胸中万马奔腾,虎虎生风,一到当场见了大阵仗,再不幸遇上几个高拐甚至傲慢的受访者,老虎也变老鼠,秦舞阳一般吓尿了。尚未出击自乱阵脚,可以想见,该场访谈多半生硬尴尬,话不投机,直接影响到所能采集到的素材。

私以为,除非纯写商业策略,否则一般综合性人物专访,最高境界是访成功人士不谈成功,访商业菁英少讲商业。几个小习惯、些许人生见解,看什么书、喜欢什么电影、关注什么议题,都可能妙笔生花。然而,这牵扯到记者的基本功底,浓肥甘辛非真味,真味只是淡,洪七公最爱蓉儿厨房里的那一道,不过些炒菜心、煮豆腐而已。最简单、最直白的问题,往往才轮到动真格、论火候的时候。

***
补在原答案后头:刚刚某知友交流了下,大有振聋发聩之感。

交流主要在「淡」是否是写人的「最高境界」上头:该知友举了个例子,建议可以多问关键操作性问题,还原出真实的商海场景。兹摘录谈话如下:

"举个例子

汪静波如今风声水起,诺亚财富如日中天,接受采访,访谈,总是大谈特谈她的理念,模式,第三方,独立什么的。

可是,试想诺亚初开之时,一家只有十多个人的,注册资本仅仅几百万元的小企业,居然要为“高净值客户”提供“投资咨询服务,如何令人信服?他们的初期的营销是怎么做的?

不出所料,09年之前其实他们一直过得比较困难,资金周转不顺,直到红杉的投资才改变了这一切,红杉投资,给予了她为红杉募集资本的权力,随后许多一线基金均给了她机会,才获得了现在大部分的“富豪客户”。那么,一家经营并不出彩的企业,她是如何获得红杉的青睐,和那些一线资本的渠道权的?

我认为这些才能算是有意义的问题

不过,很惭愧,最后一段的那些“风雅”的问题,其实我还是有些其他看法的。

这一段是我的私人看法,自然也不可见诸报端, 仅供商讨。大佬们并非完美的个体,也有自私,好大喜功,好色,小气,残暴等等问题,很多人可能连一点儿风雅细胞也乏,甚至就是靠着赤裸裸的权钱交易,官商勾结,压榨劳工上位,但他们仍然成事了。直视这些,直面自我,我却觉得也不失为另一种勇气呢。"

答题时,我只是直观想以超越商业的讨论,写出更多人的味道来,却忽略若操作失当反而让行文空泛,也可能错失精彩内容。这和我自身条件有关连:写产业面文章的经验不够,也跟本身的性格和所属媒体有关。题主的问题既然是针对「企业家」的采访,个人以为自然是这位知友建议会更恰当些。

很有学习。感谢知乎! (后空翻欢呼)

***
以上,暂时的想法。有什么再补充。我也还在学习,资历尚浅,一些称不上心得的经验谈,盼可能有点帮助。